您的位置:首页/社科动态/社科要论/正文/
分享到:

【内蒙古文化旅游十人谈】李晓标:流动与信心:疫情对内蒙古文旅业的影响

2020-03-12 14:35:18 责任编辑:skl1 文章来源: 内蒙古社会科学网 浏览次数: 358

编者按:

“宜融则融,能融尽融,以文促旅,以旅彰文”。新春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使本应是文化旅游产业黄金期的春节,成了少见的“寒冬”。我们凝聚起同舟共济、共克时艰的磅礴力量,待疫情过去,继续描绘“诗与远方”的新画卷。

艰难困苦,玉汝于成。北疆学术沙龙总第47期“北疆学术沙龙2020”第三期——文化旅游十人谈邀请区内几位专家学者,对文化旅游产业深层次“反刍”,提出真知灼见,供大家探讨和交流。


李晓标.jpg

李晓标

流动与信心:疫情对内蒙古文旅业的影响

文旅业是基于人群的流动与体验产生的经济、社会等诸多现象集合。疫情的出现,抑制了人群流动的外在条件及各种文旅体验的内在动机,使包括文旅业在内的第三产业出现不同程度的暂停,进而造成了经济、社会不同程度的损失。空间流动及内在体验需求被抑制,是文旅业发展困境的根本逻辑,业界信心更受其影响。


一、疫情对内蒙古文旅业的影响

疫情对内蒙古文旅业的影响主要体现在经济与社会两方面。

从经济层面来看,多尺度空间流动的抑制叠加传导,造成了经济影响。首先,由疫情引发的旅游业下行趋势已经产生全球影响。旅游行业数据分析公司ForwardKeys的最新研究报告显示,即使不包括中国和香港的数字,亚太地区其他国家和地区今年第二季度国际旅游预订数量也同比下降10.5%;其中东北亚各国的外出旅游预订同比降幅高达17.1%,近二成。第二季度中国境内的国际旅行预订同比降幅达57.5%,而由国际前往中国的预订数字也同比下降55.9%。除中国之外,受冲击最严重的是韩国、日本、西欧和北美旅游市场国家。此外,全球旅行受困和中国娱乐工业停摆也严重影响了国际影视娱乐工业。其次,国内文旅业近乎全部停摆,对产业链上下游的传导影响正逐渐显现。依据国家文旅部相关统计数据,以春节假期进行比较估算。对比2019年春节假期,2月4日至10日,全国旅游接待总人数4.15亿人次,实现旅游收入5139亿元,全国零售和餐饮企业实现销售额约1万亿元。今年的对应数据,春节黄金周,1月24日至1月30日,全国出行人数1.5亿人次,同比大降63.9%。春节期间的餐饮行业收入预计减少5000亿元。春节当日的影院票房收入只有区区180万元,仅为去年同比的0.12%。今年春节旅游业损失大约在5000亿左右。再次,受国内外旅游环境的叠加影响,结合内蒙古自治区文旅业的具体时空特性,可以得出疫情对客源地出行市场影响要大于目的地接待市场,对出入境旅游的影响要大于国内旅游的影响,对稍有起色的冬季冰雪旅游、运动产业发展的影响要大于大众观光旅游,对旅游供给端从业者的影响要大于旅游需求端消费者,对人力密集型文旅企业的影响要大于智力密集型企业,对文旅游产业的短期影响要大于长期影响。

从社会层面来看,疫情走势不仅从宏观层面整体影响社会心理、预期,而且具体到微观层面也区别影响了消费者行为需求及内蒙古文旅业经营信心。截至当下基于国内外抗疫现实,社会整体对未来三至六个月内的文旅预期持有审慎态度的,特别是消费者对未来旅游预期表示谨慎。根据飞猪发布的《疫情后旅行消费信心》调研报告,可以发现,广大消费者对于疫情结束之后出去旅游这件事儿,当前依然比较谨慎,32%的用户表示不会疫情一结束就立即去旅游,28%则暂时不确定会观望一下看看。业界原本拥有的谨慎乐观预期(即如果疫情控制顺利,预计五六月份为旅游市场重启时间。)也因疫情全球的持续蔓延变得更不确定。假设中国疫情得到控制而国外的疫情却蔓延开来,短时间内与外部无法流动的中国国内旅游的走势又会如何呢?旅游业本身就是一个外部性极强的行业,内蒙古文旅业的时空特性更决定了其在短暂的夏季时间窗口释放其整年经营的预期。内蒙古文旅业经营者面临的问题除了眼下的现实困难(诸如:成本上升、现金流紧张等),对未来国内外市场不确定性疑虑及经营信心不足的社会心理才是主要问题。如果在旺季的时间窗口,国际尺度间的流动无法恢复,甚至国内流动也因经济环境下行而未有报复性反弹,内蒙古文旅业又该如何适从呢?


二、疫情影响下内蒙古文旅业的应对措施

(一)作最全面的打算,作最充分的准备

基于疫情走势,内蒙古文旅企业应评估各自经营的极限,作充分的考量。思考短、中、长期经营策略与风险应对,制定预期区间,作最充分的、详尽的准备。关注各尺度空间内的人群流动,关注市场变化,关注现实,既不盲目乐观,也不盲目悲观,客观理性认识疫情的影响,实事求是的开展企业经营。简而言之,最好与最坏的情况都考虑到,实事求是的因应现实与未来。

(二)加强旅游安全,动物检疫安全

应借鉴日本“钻石公主号”游轮长时间、多人群聚集传染的经验,在文化和旅游部发布的《旅游景区恢复开放疫情防控指南》等政策的指导下,加强旅游安全措施,抓好提前量,避免在旅游景区、文化展馆发生人员聚集场所发生公共安全事件。此外,内蒙古文旅活动中有大量的与动物接触的情境,鉴于MERS病毒、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与野生动物之间的溯源关系,应加强动物检疫、卫生防疫的及早介入,以便打消公众对内蒙古文旅业旅游安全的疑虑。

(三)从业者的自组织与跨组织

在疫情影响下,文旅产业体现出强大的自我动员、自我组织的特点。全国文旅领域的各业界精英借助网络积极学习、交流,内蒙古文旅从业者既有以企业为为依托也有以职业类别为依托,自发的建立社群进行学习分享、总结,提升自身能力。这种自组织使文旅产业内部松散的联系得以强化,为行业恢复发展蓄力储能。随着从业人员的自组织依托网络进行学习、交流的深入,可以突破行业类别,跨界再组织进行学习、交流,例如:大学旅游线上教育的过程中可以引进业内从业者教学、分享,景区、旅行社、酒店餐饮、导游各分类组织可以横向跨界学习与交流。

(四)宣传抗疫中作出贡献的文旅人

在疫情中,内蒙古文旅业人员做出了许多务实而可贵的工作,应大力发掘、宣传以增强内蒙古文旅整体形象。疫情开始之初,滞留在外的内蒙古团队游客面临着经济和心理焦虑的多方面压力,随团领队坚守岗位、积极协调行程、安抚游客,在游客返回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并且还自发的为国内“人肉”背回口罩捐献给抗疫前线。这些疫情中逆行的最美文旅人,受到了国家文旅部的肯定与赞扬。应深入挖掘寻找这些人和事迹,不仅应给予当事人、导游、领队队伍群体各层面的认同与肯定,还要向社会、外界传递内蒙古文旅业从业者的正能量。(作者系内蒙古财经大学旅游学院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