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学科/学科十/社会学/正文/
分享到:

张肖阳:把性别正义纳入气候正义思考之中

2018-08-29 11:58:42 责任编辑:内蒙古社会科学网 文章来源: 内蒙古社会科学网 浏览次数: 1733

阅读提示

  近日,美国著名女性主义哲学家、科技与环境伦理问题专家南希·图阿纳教授在“第十七届世界女哲学家论坛”上做了题为“人类世中被遗忘的种族”的主旨演讲。她认为,在严峻的气候变化背景下,从性别视角讨论气候正义问题十分迫切。气候正义与性别正义问题至少在分配正义、代际正义和程序正义上存在三重交叉。图阿纳教授并介绍了交叉性研究方法,提醒人们认识到应用“交叉性”和“系谱性”思维方式研究气候正义理论、政策和实践的意义。

  近日,美国著名女性主义哲学家、科技与环境伦理问题专家南希·图阿纳(Nancy Tuana)教授在“第十七届世界女哲学家论坛”上做了题为“人类世中被遗忘的种族”的主旨演讲。图阿纳教授目前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文学院哲学系执教,是该大学“洛克伦理学院”的创始主任。她的主要研究方向是伦理与科技交叉中的道德认知及其实践问题,近年来参与过关于气候变化背景下的相关司法问题研究,并发表了一系列关于性别与气候变化专题的文章。

  从性别视角讨论气候正义问题迫切且必要

  在这次主旨演讲中,图阿纳教授首先解释了地理学上“人类世” 概念,由于人类行为已经对气候产生重大的影响,所以一些学者一直在争论,我们已经进入到一个新的时代——“人类世时代”。在这个时代里,人类成为地理发展中的能动行为者,正在改变地球最基本的物理进程。因此,我们与自己所栖居的星球关系要发生根本性的改变。自1781年蒸汽引擎发明以来,大气中二氧化碳浓度和人口数量均等比例上升。随之而来的便是地球温度的逐步上升,世界上多家权威气候检测机构的研究数据已经证实这一点。气候变化带来了海平面上升的威胁,根据估算,在世界平均气温上升2摄氏度的情况下,中国将有6400万人遭遇海水倒灌的威胁,在上升4摄氏度的情况下这一数字会增加到1.45亿人。

  图阿纳教授指出,在这种严峻的背景下,我们更应当从性别视角讨论气候正义问题。气候正义与性别正义问题至少具有三重交叉:分配正义、代际正义和程序正义。她指出,在气候变化中,男女两性所受到的影响是不同的、参与政策的程度也不同,因而对气候变化治理和应对的贡献也不同。然而,当前的全球气候政治议程实际上完全是由男性主导的,因而忽略了性别正义讨论对于气候正义的推动作用。

  在讲演中,图阿纳教授还举出一系列例证证明由于男性和女性在农业生产中的作用不同,气候变化对两性的影响也不同。第一个典型的例子是澳大利亚墨累-达令流域持续10年的干旱对当地女性产生的重大影响。这就表明,在社会混乱,经济生产几乎完全依赖于农业、没有任何替代性就业空间,基础服务设施极其薄弱的地区,气候变化影响的性别差异也更为明显。此外,印度女性,尤其是种姓地位低的女性需要以不断地劳作来弥补气候变化导致的农作物损失;而在坦桑尼亚的干旱期间,富人雇佣贫穷女性收集动物饲料;气候变化也加剧了食物短缺,女性和儿童首先成为这一短缺的受害者, 而涝灾过后女性又面临罹患阴道感染和水媒介传染病的风险;借高利贷的菲律宾女农民也会因作物歉收还不起高利贷而被关进监狱;在乌干达,男性依旧能在洪水过后保留土地,而干旱却削减了女性的非土地资产;在加纳,丈夫会阻止妻子种植她们自己的土地,以便应对逐渐变化的降雨季节,而这一行为无疑地妨碍了女性的生活和家庭福祉。

  图阿纳教授也深刻地指出,表面上看,目前的气候变化应对和缓解机制是性别中立的。然而,事实上其中却隐藏着性别偏见,并有可能对女性和社会中的一些弱势群体产生负面影响。她观察到,到目前为止,在制定政策的群体中,这一性别差异问题尚未引发关注,特别是在高度依赖当地自然资源的发展中国家和社区,女性很容易受到气候变化的影响。气候变化往往影响由女性负责的基础生计领域,例如营养、水和能源供应。由于气候变化预计将不断加剧水资源和薪材的现有短缺,肯定会增加取水或取柴所需的劳动和时间,而这一劳动在大多数国家通常由女性承担,这便限制了她们从事其他非传统活动,比如接受教育的机会。同时,由于女性是灾难和环境压力时期的主要照护者,由气候变化导致的照护负担的加重也可能会减少她们的社会流动性,以致于她们无法在更大的空间中寻求发展和自我提升。

 “交叉性”和“系谱性”思维方式对研究气候正义问题意义重大

  在研究方法方面,图阿纳教授着重介绍了著名法学家、性别研究专家金伯利·威廉斯·克伦肖教授(Kimberlé Williams Crenshaw)提出的交叉性研究方法。在研究黑人女性被强暴的问题时,克伦肖教授观察到,在强调种族与性别问题之间存在着一个模糊和空白地带,然而,“当一种话语不承认另一种话语的重要性时,每一种话语试图挑战的权力关系便会得到加强。”

  图阿纳教授也看到,在气候变化和政策领域同样也存在着与之类似的模糊地带。无论在气候正义还是性别正义文献中,都缺乏两者之间的相互承认,从而导致一个模糊和空白地带。她强调说,我们不仅要理解性别、阶级、性和种族之间的压迫系谱是如何交织在一起的,而且要注意到一个问题,即在这些系谱中已经蕴含了对自然环境的剥削。我们要培养一种能够充分认识到人类与环境之间有千丝万缕联系的敏感性,这是一种“对系谱的敏感性”,而且我们也要清醒地看到,正是这种价值观、概念和实践所构成的系谱构成了当代气候制度的基础。

  事实上,早在2002年,联合国妇女地位委员会就曾经呼吁应当采取行动,将性别观点纳入关于气候变化的主流研究之中,特别是纳入关于气候变化和自然灾害发生根源的学术研究中,并鼓励把这些研究结果纳入政策制定之中。图阿纳教授讲演中所阐释的把性别正义纳入气候正义思考之中的观点再次提醒人们认识到应用“交叉性”和“系谱性”思维方式研究气候正义理论、政策和实践的意义。

  无疑地,她的这一思路为气候变化和气候正义问题研究开辟了一条新路径,使人们看到以往研究中由于忽略性别和种族因素,以及两者的互动和关联所导致的在概念理论阐释、政策制定和制度建构方面的欠缺,以及由于这些欠缺直接导致的对于女性在气候变化中所面临的风险和利益损失的忽视。如今的气候变化和气候正义研究并不是性别中立的,如果我们希望倾听身处气候变化威胁中的女性的声音,便需要开辟更多的研究路径,在各种因素的互动和交叉中寻求更广阔的研究空间。

  (作者为清华大学社会学系博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