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搜索:

当前位置:>社科要论>正文
关于“内蒙古学”构建的可行性分析
──
发布时间:2018-02-05 10:13    作者:内蒙古社会科学网    浏览次数:     【字体:

 蒙古社科联学术委员会副主任,北宸智库首席研究员  哈 达)

20179月,在鄂尔多斯市举办的“中国地方学研究交流暨鄂尔多斯学学术座谈会”上,内蒙古社科联主席杭栓柱先生正式提出“内蒙古学”概念,认为“构建内蒙古学是构建自己的特色和优势的学科体系、学术体系的一个有效路径”,标志着“内蒙古学”的构建,具备了可行性条件。

一、深厚的草原文化及其核心理念为“内蒙古学”构建打下的文化底蕴

内蒙古历史悠久、民族众多、地域辽阔、资源丰富,在这片神奇的土地上,孕育了源远流长、博大精深、绚丽多彩的草原文化,孕育了“崇尚自然、践行开放、恪守信义”的核心理念,对构建各民族共有精神家园作出了突出的历史贡献。

草原文化是世代生息在草原地区的各民族共同创造的一种与草原生态环境相适应的文化,这种文化是具有浓厚地域特色和民族特征的一种复合性文化,是一个包括各民族的生产方式、生活方式以及与之相适应的风俗习惯、社会制度、思想观念、宗教信仰、文学艺术等宏富的整体,其中价值体系是其核心理念。多年来,内蒙古着力弘扬草原文化及其核心理念,极大地促进了内蒙古文化生产力的解放和发展,有力地提升了内蒙古的软实力,文化竞争力和影响力与日俱增,民族文化大区和强区建设突飞猛进。

草原文化及其核心理念是内蒙古最鲜明的社会文化特色。内蒙古实施的“草原文化研究工程”提出的草原文化与黄河文化、长江文化同为中华文明三大源流的重大观点,为中华民族多元一体历史结论注入了更为坚实的学理基石;深入挖掘、概括、提炼草原文化的核心理念,是一个符合逻辑的推演和递进过程,因而也是一个行之有效的研究方向和深入拓展的领域,它将草原文化提升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理论层次。由此,深厚的草原文化及其核心理念本身就是一种历史文化资源而成为“内蒙古学”构建的稳定载体。

二、辉煌的民族区域自治实践历程为“内蒙古学”构建铸就的文化自信

在内蒙古自治区成立后70年的革命、建设、改革、复兴的历程中,贯穿了吃苦耐劳、一往无前的“蒙古马精神”,构建了守望相助、建设祖国北疆亮丽风景线的各民族共有精神家园,优秀民族文化基因与革命文化、社会主义文化、改革文化、新时代文化不断实现有机结合,使内蒙古各族人民对伟大祖国、对中华民族、对中华文化、对中国共产党、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认同从自发不断走向自觉,展现出识大体、顾大局、讲风格、求奉献、有担当的精神风貌,赋予了更为丰富的时代内涵。

70年的发展历程中,内蒙古孕育出传统与现代、地域与民族相统一、多种经济类型并存的复合型文化形态,创造了新中国民族工作史上众多第一和先进经验,书写了“最好牧场献航天”“三千孤儿入草原”“各族人民建包钢”“乌兰牧骑走全国”等历史佳话,赢得并长期呵护了“模范自治区”的崇高荣誉。这种复合型文化形态在当今社会主义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建设中彰显出重要的价值和借鉴意义,充分诠释了内蒙古各族人民对优秀传统文化的自信坚守,不仅成为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宝贵的历史文化资源;同时又以饱含现代文明内涵的丰富内容融入时代潮流,其积极影响广泛而深远。

经过历史的沉淀与实践的熔铸,“蒙古马精神”已融入内蒙古各族人民的血脉,成为内蒙古各族人民的重要精神源泉与纽带,滋养了生活在这里的各族同胞“落地为兄弟,何必骨肉亲”、守望相助、患难与共、相濡以沫的优秀传统和文化品质;奏响了地处北疆的内蒙古从落后走向进步、从封闭走向开放、从贫困走向小康的精彩乐章。70年来,内蒙古经济发展优势明显、速度惊人;民族团结基因传承、血脉浸润;文化繁荣绽放草原、享誉世界;边疆安宁助力和谐、惠及友邦;生态文明绿染黄沙、蓝挂苍穹;各族人民幸福生活歌中有景、舞中有型——辽阔北疆到处呈现出经济发展、民族团结、文化繁荣、边疆安宁、生态文明、各族人民幸福生活的美好景象,成为“建设亮丽内蒙古,共圆伟大中国梦”重要支点的重要精神力量。由此,辉煌的民族区域自治实践历程成为承载并传导“内蒙古学”构建的要素。

三、众多的地方性文化研究团体资源为“内蒙古学”构建营造的文化环境

在内蒙古地域文化发展的历史上,曾经发生过并且继续发生着参与民族最多、时间延续最长、空间规模最大、发生影响最深远的民族大融合,是多元一体的中华民族和中华文化形成过程的典型缩影。内蒙古众多的地方性文化研究团体立足于本地,开展了卓有成效的研究,为“内蒙古学”的构建提供了资源。

红山文化研究,以赤峰地区中华崇神尚玉古代文明遗址为支点,探究中华文明起源和形成的核心地区。鄂尔多斯文化研究,以成吉思汗文化的研究为标识,深入挖掘具有独特性的蒙古族帝王文化、宫廷文化、祭祀文化、民俗文化资源,进而研究其显著的地域特征、民族特色和时代特点。上都文化研究,以锡林郭勒草原上的元代百年帝都——上都为印记,揭示蒙元帝国文化本源和中华文明历史的百年精华,并把发祥于草原的蒙元文化价值纳入学术研究的视野。察哈尔文化研究,以探究察哈尔历史渊源、追溯察哈尔部落文化为基点,涉及范围广泛,不仅包括锡林郭勒南部、乌兰察布东南部、河北张家口一带,而且其部落目及新疆博尔塔拉及周边、辽宁、河南等地区。科尔沁文化研究,以成吉思汗胞弟哈布图·哈撒儿的后裔——嫩科尔沁蒙古人为主的科尔沁部落共同创造的文化和孝庄皇后现象的渊源为切入点,探究草原文化区系。敕勒川文化研究,以涵盖原敕勒川区域阴山两麓、黄河两岸的呼和浩特、包头地区以及乌兰察布、鄂尔多斯、巴彦淖尔部分地区为视角,佐证草原民族文化多元一体整合凝成。阿拉善文化研究,以黄河以西贺兰山阴至额济纳的广袤地域为依托,以从西夏党项族建国到土尔扈特蒙古族东归再到阿拉善和额济纳解放为主线,探讨阿拉善地区的文化源头和演进脉络。河套文化研究,以巴彦淖尔一带黄河流域的岩画文化为印迹,整合几千年来草原文化、边塞文化、农耕文化、移民文化聚集、融合、传承、积淀。西口文化研究,以包头和内蒙古西部为立足,牵动山西、陕西,将视角关注于清代以来晋、陕农耕百姓涌入归化城、土默特、察哈尔和鄂尔多斯等地谋生的移民活动,并与当地的游牧文化相融合而形成的富有活力的多元文化。草原茶路文化研究,18世纪中叶到20世纪初我国北方草原通向蒙古高原和西伯利亚腹地的国际商道——草原茶路为记忆,牵手当年江南茶区水路陆路汇集地,对话乌兰巴托、恰克图、科布多以及贝加尔湖地区乃至圣彼得堡,深入挖掘“草原茶路”的历史文化内涵和现实实践意义。

内蒙古各地的地域文化虽然各不相同,但都铭刻着草原文化的烙印,焕发着“内蒙古精神”的光芒。在地方文化研究的基础上,达到学理层次的学科体系、学术体系、话语体系,需要从更加高度、更加广阔、更加深入的视阈作顶层设计,形成大的视野、大的格局、大的手笔,发挥好内蒙古地方文化研究团体合力,有效整合各种智力资源,共同打造内蒙古地域文化研究的新篇章。由此,众多的地方性文化研究团体资源形成“内蒙古学”构建的文化氛围。

四、先行的兄弟省市区地方学探索为“内蒙古学”构建提供的可借鉴经验

笔者在参加“中国地方学研究交流暨鄂尔多斯学学术座谈会”期间,与来自多个地方学和地方文化研究团体的同仁有一些接触,也关注了他们在构建地方学方面的不懈探索与实践,这无疑为“内蒙古学”研究带来许多启发。

北京学:以微观层次逐次推进的调查研究为重点,积极开展北京城市及区域发展的综合研究和应用研究,努力为推进首都经济发展、社会进步和文化建设提供决策咨询。晋学:将历史上提出的“晋学”概念,重新被列入学术研究日程,并推动山西省晋学研究中心成为山西省委宣传部“建设文化强省”战略而组建的八大研究中心之一。上海学:以推出《上海学》期刊为抓手,将学界争鸣的概念付诸实践指导,对培养和凝聚学术团队、推动学术研究起到不可估量的作用。扬州学:由扬州市历史文化名城研究院牵头,联合扬州市历史文化名城研究会、扬州市文化研究会、扬州大学淮扬文化研究中心、广陵书社、扬州市图书馆、中国名城杂志社等单位共同发起成立扬州学研究中心。桂学:作为少数民族自治区成立的第一个地方学研究会——广西桂学研究会,把壮族学等多民族文化以及各行各业多学科整合在一起,形成集社会科学、文学艺术等研究领域为一体的综合学科研究合力。藏学:作为举世瞩目的国际性学科,在中国已有50余家藏学研究机构,成为研究以西藏为主并包括川、青、甘、滇整个藏族社会历史和文化的综合性学科。

地方学是一门新兴科学,研究对象的多学科交叉性、多范式综合性、多领域应用性特点,决定了这一学科在发展过程中不拘泥于固定思维模式和运作态势。随着研究交流的不断深入,在不同地域创造的无限丰富的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必将推动地方学发展走向更广阔的领域。由此,先行的兄弟省市区地方学探索构成“内蒙古学”构建的外部环境。

 

 

【作者简介】

哈达:19604月生,男,内蒙古锡林郭勒盟太仆寺旗人,内蒙古社科联学术委员会副主任,北宸智库首席研究员、项目总监,研究方向:民族文化、智库建设。

 

分享到:
0
〖文章来源:〗〖责任编辑:内蒙古社会科学网〗〖打印〗〖关闭
版权所有:内蒙古自治区社会科学界联合会
呼和浩特市新城区 利民街 25号 电话:0471-4964520 传真:0471-4964520 邮编:010010 蒙ICP备13001754号-2